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2016-07-06 11:08:42|  分类: 电影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链接:陈忠实,中国当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白鹿原》是其成名著作,其他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乡村》、《到老白杨树背后去》,以及文论集《创作感受谈》。 中篇小说集《初夏》、《四妹子》,《陈忠实小说自选集》,《陈忠实文集》,散文集《告别白鸽》等。1997年获茅盾文学奖,其中《白鹿原》被教育部列入“大学生必读”系列,已发行逾160万册,被改编成秦腔、话剧、舞剧、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

2016年4月29日,陈忠实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媒体甫一发布他去世的消息,文坛惊呼一颗巨星陨落。陈忠实在生之日曾言,《白鹿原》死后可垫棺作枕。如今一代文豪英灵远去,他的作品也伴随着他的离去而永远闪耀历史的光辉。回首作家的一生,这部垫棺作枕之作,足斤实两,得称当代文坛举足轻重的大梁之作。2012年,导演王全安将改编自这部小说的同名电影搬上大荧幕,当时即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如今作家远逝,这部电影的价值又有了另一层意义。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电影 的《白鹿原 》和小说 的《白鹿原》,除了名字一样 ,其实是两个东西, 或者说一个是陈忠实的,一个是王全安的,不应该说电影还原了多少,因为从出发点都不一样,人物的关系也不太一样了。

如果你不能把你对这段历史的感觉融合进去 ,作为一个表达,这个做的意义就不大了。它的价值是什么,肯定不仅仅是对事件 的罗列,其实就是回到一个朴素的逻辑上。我们不缺狂妄,不缺自信,也不缺知识,我们缺的是对常识的尊重,回到常识上去,你经历的一个当口,一个普通的人,他们的感受,实实在在的一个农民的受挫感,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这个往往容易能够得出一个可靠的方向,一节一节东西的产生都是推演出来的,暴力是怎么到来的,混乱是怎么到来的,混乱之下的犹豫,那种挣扎是怎么一步一步到 最后这种状况。其实结尾与原著的感觉是最不一样的,结尾是对历史更大的判断,因为这个东西在你这儿绕了一个小弯,你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你不搭理,人家就有可能把你绕过去,还会回来。历史 以一个诡异的、不可思议的方式延续着。其实我后来一想,进到《白鹿原》这个时空里,历史就是一个时间的概念,时间一长、一大,这几十年其实不算什么。它有一个暗河那样的东西,历史的暗河,我浮在明面上,我们看不见,我们的认知水准也罢,我们看不见这个东西的发展,它在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我知道这个东西难反映,同时要兼顾很多的东西:历史的东西,小说的关照,还有电影本身的东西,来回说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个东西在拍的时候就是这样, 拍了放在那儿,爱是一个什么就是一个什么,它是一个尽了力的作 品。它有一个东西比较重要,从小说到现在有20多年了,这20多年 来我们对一个事情的看法肯定是有一些沉淀,如果这个时候没有机会梳理,后面的人就无从判断这个时间是怎么判断的,至少从小说诞生到现在这种变化。后人就可以窥测到这段时间我们其实是这样看的,只要这个阶段的进展。

 

吴:《白鹿原》小说出来的时候,大家觉得这个小说有颠覆性,一个是描写男 女之间的情欲;第二个是给地主阶级翻案,重新解释了阶级关系与历史发展 的联系。今天再看,这些事已经不是社会的敏感问题了。

王:因为20年前的讲述和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对这个东西的认识,就是一个普通的常识了。在我看来,所有人的挣扎其实是一样的。 波澜壮阔是指所有人都沉溺在其中,不管你是意识清醒的,像白嘉轩这种,我习惯什么就是什么东西,还是鹿子霖这种,已经被欲望卷着走了。欲望这个东西从小的角度看,或者从局面看一个人是人性,但从大的角度看就乱了。人们被欲望带着走的时候,就没有一个清醒的脑子了。什么时候手烫得都不行了,快焦了才知道撒手, 然后才开始往相反的方向撞。像从极端的精神到极端的物质之间,其实是一件事。历史的这种穿透力很强,比如说黑娃,如果15号那天在西安上映,西安大街上发生的事跟电影里发生的事一模一样, 完全一样。我就说为什么要面对一个历史,历史的价值就是在于如果你对历史有所了解,那么现实很多事情就是毫无新意。当你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绝无仅有的事,就会思考。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吴:在中国传统社会乡绅是社会的主流文化结构里,白嘉轩这种人是历史的主流。黑娃永远是今天西安街头的那些打砸抢分子。

王:我们这个历史更替延续的方式,因为积累一段时间就会有问题,最后就是一个极端的破坏方式,破坏完了以后建立新的方式,其实换汤不换药。黑娃这种人永远承担破坏力的作用,但是他们最终是李自成式的悲剧。因为他跟文明之间有关系,但文明不是由这些人来完成的,所以最后哪天不幸。所以这个东西不是好和坏这么简单,历史的东西不是这样说。比如说我们常说的农耕文明,什么是农耕文明?这个东西就见识到了。什么是农耕?白嘉轩坚守的就是农耕的特点。农耕就是稳定,与其他的文明截然不同,因为他守着土地,他的形式是靠种地的,地是不能动的、带不走的,所以只能种下来等,至少得稳定到收获季节。我们跟其他的文明的差异,到现在也一样。包括从前,跟地的不动有关。然后你再有什么东西来,我是以不动应万动,因为我有一个时间的优势,不管说是住在土地上 的农民也罢,或者土地本身也罢,它就是时间的流逝。白鹿原这片地存在的兴衰,多大的能耐的人、多大的人物在这个地方过的时候, 那种豪情,倾注在将令的那种音乐里面,当年的那种秦人之勇,横扫六国,那个东西已经破败了。但是你知道辉煌当然来过,但是又 怎么样,还是随着时间消失在里面。你新的再来,再怎么样,对于那个地方,时间上的见识,就有点见多不怪了。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这种史诗的感觉有点接近贝尔托鲁奇的东西 ,比如他 的《 1900 》,包括《末代皇帝》,其实都有这样一种情愫,人性和人的欲望跟历史变迁之间的关 系,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在历史进程中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我理解这些东西有的时候在一个电影里,分寸感很微妙。我个人觉得这也是这个片子的一点点小的价值,试着在做一做。

王:就是对人也罢,对历史周而复始的规律进行比较常识化的梳理。现在后来发生的很多的事情,都有了它原来的原因,你一看比如咱 们这一套是怎么来的,在什么情况下产生的,它必须产生。我们现 在看共产主义,比如历史的逻辑性里面,它是存在的,需要一种秩序,需要一个有力量的秩序,在那个时候,显然有一种吸引力,它就过来了。

 

谈到《白鹿原》,大家肯定会谈史诗 ,这个片子体现了你个人的一种什么样的史诗观?

王:整个小说的结构改编成电影面对的一个最大的困境,就是因为它没有一个连贯的人物,能够把所有的事件都能够串联起来,因为我们电影就讲一个视角,所以不能有视角的缺少。黑娃前半段有,后半段就突然没有了,而且要讲都是之外的事,会出现这种断裂,这么一个人把这几个男人之间串联起来,能确保一个东西能够贯穿。黑娃在整个前半段做了一种积累,后来就没有了,等于要重新建立 一组人物关系。因为一个电影会在开始的时候,前半小时把这个东西铺垫,所有东西都完成,当然还承载一个环境的东西,包括小说原来的关照,使你不能够特别自由地按照一个剧情发展。你如果按照一个具体的东西,那你就取中间这些人物关系就足够了,讲得会很好。我觉得面对这样一个小说来说,我觉得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因为我也是一个一直在写剧本的导演,我知道在这样一个空间里的那 种难度和技术上的难度其实是无与伦比的难度,做的最大的安排,让它有一个周全。包括我们说的不管是史诗也罢,不管是小说本身也罢,对小说的认知和对环境的认知,还有你要建立的关系,这部电影独有的东西,只有通过影像才能呈现出来的那种感觉。当时我好像分了三个部分,一部分是小说的,一部分是环境中既有的熟悉 的,一部分是你要创作的东西,这三个缺一不可,等于是这样过来 的。我就觉得它是我心灵中的一个关于《白鹿原》的史诗,因为感叹的是你知道曾经发生了这样一个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这个地方的 人一直惶惶不可终日,经受的这些历程,这个我觉得电影还是很清 晰地把它讲出来了。我通过这个小说,小说给你提供了这么多故事, 我所看到的,我们经历过的一个历程,这个就是史诗。所以什么是史诗,就像我们刚才说的什么是英雄,那天问这个问题,我们被英雄害得还不够惨吗?问题是什么是英雄,什么是非凡,我就觉得《白鹿原》告诉我们的非凡就是关于土地的非凡,就是沉默。但是这个沉默里面不是没态度,沉默里面有态度。从历史的积累来讲,它就会累越来越大,最后爆发。那我们就可以了解到,沉默里面其实有变化,其实有些东西在酝酿着,你不能忽视这个东西。我们老是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就是这种变化,我倒觉得非凡是指这些。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吴:我觉得功夫就在于,建立这条线,确立主要几组人物关系的时候,其实就是怎么把原著的东西尽量能够稀释到人物关系当中。

王:其实如果对原著很熟悉的话,包括陈忠实本人,他看完电影为什么知道空间是这样的还能接受,因为他知道这里面已经做了很多的变通,溶解到其他的细节里面,小说里的东西还都在,因为电影取舍里面,必须重新编排一些东西,使现有的结构能够完整,你不可能不创造,还得创造。在创造过程中,很多立意性的东西,尽可能被溶解在不同的地方中去,这个有的时候能感觉到,有的时候你感觉不到。白嘉轩在县里面来劝白孝文这个事,那个情形还是挺感动的。对于白嘉轩这个人物的丰满,其实原来的小说里面还有“文革”等一些东西,其实都在这样一个情形下有了一个话语的延伸, 都有了预示和交代。对于一个电影,我们说拍的时候,《白鹿原》是 更冷静的 ,我们希望能够达到一个高度是指冷静 ,其实是指理性。 对电影的评价,也会经过一个时间,它想做什么,应该冷静地看,才 能看出它的目的。

 

吴:有人认为《白鹿原》这部片子没有达到他们想象的一种深度 和高度,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白嘉轩这个人物没塑造好,现在这个人物有点 没有体现出来他在整个白鹿原的故事叙事中的作用。

你说的这个说法和我的说法是一样的 ,很多人也问过这样的问题 ,我们需要的一个英雄 ,类似这样的一个人物你没有给我们。 作为一部电影 的《白鹿原》要给人的是什么 ,可以是满足我们的需要,比如说一个英雄、一个作为,类似像朱先生那样的先知。但是这个东西在我做这个电影的时候 ,它就是一个困境 ,你要告诉 大家什么,你想象中的还是更实际的一个静物。当你掉到实际的静物里,土地遭遇的这种变动,那种无力感,这个东西是更有价值的,还是我们理想化以后,土地一次一次波澜壮阔的反映,哪个更价值。 这也是为什么朱先生没有被放到这个电影叙事里面来 的根本原因。我觉得可能更有价值的是 ,普通的人遭遇和土地的 那种问题的时候,那种无力感,这个可能更有价值,这才是普通人遭遇到的问题。朱先生有一个先知 ,他一来给你说一通儿 ,好像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 ,不是一个带入的人 ,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 ,我们始终都是被解决的话 ,那我们还讲这么多磨难干什么。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吴:你觉得你的《白鹿原》的主题是什么?

王:其实《白鹿原》的主题是对我们自身的一个尊重,至于它里面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这倒不是我想说的,因为我也说不清楚, 谁也说不清楚。我就是尽了最大的努力,我希望这个电影表达我们 对自己更大的一个尊重和认同,原来这个事情做不到,我们一直在否定 ,在批判。如果没有这个认同的过程 ,其实一个核心的价值, 文化的东西碰不到那个边上,所以必须得接受,这是一个接受,对 自己的接受。我觉得电影里面传达的一个精神,土地的一种精神, 就是坚韧,能够穿过各种灾难,通过时间能够延续下来,像现在还能开花,这就是坚韧。



以上内容选自吴冠平《陆上行舟——新世纪中国电影导演访谈录》(东方出版社)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当当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23883167.html

亚马逊链接:https://www.amazon.cn/陆上行舟-新世纪中国电影导演访谈录-吴冠平-吴冠平/dp/B01BGEGJOE/ref=sr_1_1?ie=UTF8&qid=1467773848&sr=8-1&keywords=陆上行舟——新世纪中国电影导演访谈录

京东链接:http://item.jd.com/11863150.html


更多电影学文丛系列作品请看——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王全安:陈忠实能接受电影《白鹿原》中的变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