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蒋蓝:一代大儒王闿运的宴游故事   

2015-03-11 09:4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蓝:一代大儒王闿运的宴游故事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选自《梼杌之书》,蒋蓝著,东方出版社)


成都宴游以及纵横家的心机

王闿运毕竟是诗人,教学、写作之余,已经被各地官府、文人的宴请弄得有点焦头烂额,但他也乐在其中。既是诗人,风景木头一般不动,乃是纸糊的风景,何况路上佳丽闪动,直入梦境。人一旦动起来,眼前就是内心流动的山水了。

王闿运不但游历了乐山、峨眉、五通、夹江、眉州、宜宾等地,西蜀坝子周边的青城山、都江堰、华阳县、天彭阕、彭县丹景山牡丹、新都的桂湖、宝光寺、金堂沱江风光均一一涉猎,留下了不少名篇佳作。王闿运集句题尊经书院的对联是:“考四海而为巂;纬群龙之所经”,足见其纵横捭阖之气。前句出自晋代文学家左思的《蜀都赋》,后句出自汉代史学家班固的《幽通赋》,十二字涵盖撰集者的心和魄力,也寄寓着对巴蜀弟子兼包九流、汇通四海的殷殷厚望。如果把它理解为校训,这大概可算古往今来所有书院、学校校训中最有气魄一个了至于成都范围内的名胜古迹,诸如洗马池、欢喜院、少城、浣花溪、锦官驿等等,他自然不会错过,留下了许多佳句。

唐友耕有权有势,自然不会放过这些陪同名人“走一遭”的绝好机会。

王闿运日记记述道:

“出城赴稚公草堂之约,城外泥淖,秋色无可观,唯溪水洹洹颇有凉意,无端感触,咏‘出门望佳人,佳人岂在兹’之句,正不必情事副风景也。至少陵祠,幕客至者九人,武有帽顶,文则馆师,为二客也,稚公二子均从,唯见其小者。中饭微雨,菊瘦而高,殊不及湘中。”(马积高主编《湘绮楼诗文集》第五集“湘绮楼说诗卷二”,岳麓书社2008年11月1版,153页)

从这深文周纳的行文可知,唐帽顶并不在王闿运邀集的游人当中,他显然是强行加盟的“客人”。我估计唐友耕之所以执意前来,他是利用这个交游机会来请王闿运吃饭,以便得到教益。在王闿运心目中,能够与他交谈的人甚少,“唯稚公、季怀可谈”,可惜知己并非能时时见面,他显得兴味萧索。再出成都南门,至宝云庵,访百花潭,终于在二仙庵遇到了尊经书院学生16人,院生之于老师十分尊重,他心情好转,当场赋诗:“澄潭积寒碧,修竹悦秋阴。良时多欣遇,嘉会眷云林。”

不知道在这儒者云集的场合,唐友耕有什么表现。我估计应该是颇为有趣的,一方面要岸然道貌,另外一方面又须体现虚心问道的表情。

这个戏,真不好演。

唐友耕的常久施善,自有报达。在《湘绮楼日记》中,我发现自此以后,他们之间的往来逐渐增多,后来几乎达到隔一两天必会晤的程度。王闿运办事,路过唐府,也要进去稍坐片刻,歇息一番,喝几盏茶再去办事,可见已到十分写意的地步。稍后,唐友耕正式升为四川提督了,大儒接到唐友耕请求,王闿运无论如何也要为唐帽顶正式写点东西了。

他在赠诗前的“题记”里写道:“四川提督久阙实任,牙门荒芜。唐泽坡新建旗竿,因题为贺,作绝句二首云——”

其一:

锦城烟景静濛濛,

二月寒深花市东。

惟有戟门堪跂马,

旗竿吹雨识春风。

其二:

三边无事鼓声和,

五丈高牙树駊騀。

不待晴光薰翠羽,

柳旗阴处飐春多。

从贺诗里可知,朝廷对唐友耕的提督任命是在1881年(光绪七年)初春下达的,唐友耕立即在提督府门前立起了壮硕的旗杆,可以想见他是何等“春风得意马蹄疾”。而在《湘绮楼诗集》里,这两首诗有了标题,叫《旗竿二首》。当年二月廿日的日记里王闿运补记:“昨见提督立旗竿,挽架甚盛,作绝句二首”。诗里均以马为喻,暗示唐友耕脚下所指示的方向有多个,也就是面临多个叉道。这分明是一种警策,只是不知道唐友耕能否在春风得意之际,明白脚下蛰伏的危机。

王闿运离开成都尊经书院返回湘潭,时在1882年。新春之际,他给四川官员写了很多感谢信,他自然不能忘怀唐友耕。他的慰问信写得情深意长:

泽坡仁兄军门节下:

三年款聚,厚爱先隆,携取如家,求施不厌。别时既承早饯,又拜多珍,琼玖投难,但歌永好耳。新春受福,四境同康。节度从容,仍开高会。坐少一客,时复相思。

闿运顺水还湘,将春入室,家庭纷冗,酬接疲劳。亡子葬地尚无期,讲舍已将起馆。命中少暇,世上多缘,遥羡清尘,堪推整暇。西云可望,良讯时传。专肃申谢,叩颂双安,并贺年喜。(马积高主编《湘绮楼诗文集》第五集“笺启卷第五”《致唐帽顶》,岳麓书社2008年11月1版,194页)

从内容可以知道,三年来唐友耕对王闿运是礼数备至、尽力结交的。王闿运临行,唐友耕一早为他及家人准备了丰盛的宴席。推想起来,应该必有锦江码头送别一幕。因为王闿出入成都多次,均赖锦江。三国时,诸葛亮送费祎出使东吴,因有“万里之行,始于此桥”的感叹,万里桥就此成为锦江文化的地标。无论是人头攒动的水东门货运码头,还是运送盐糖、布匹为主的合江亭码头,抑或因木柴而兴的九眼桥码头,浪涌人聚,千帆流,逐渐形成上起新南门、下达望江楼的庞大码头聚落。这一线均为锦江码头。

王闿运在光绪五年来蓉于年底返回湘潭时,唐友耕也来码头送别。当时王闿运向唐友耕借款“五百金”,用于支付尊经书院的公车费。其后日记里,记载了还款事项,但后来又向唐友耕借400两银子,自此王闿运飘然东还湘潭,未见还款。可见,唐友耕为尊经书院做了点儿贡献。

挥手作别。春水明凝脂,烟光梦田含翠。置身锦江码头,思接千载,锦江高义逝者如斯,念崇丽之无尽。

自此之后,他们再未谋面。


本文选自蒋蓝《梼杌之书》(蒋蓝近年“非虚构人物”散文系列集大成之作,石达开、王闿运等十一人的断代史。)

东方出版社


蒋蓝,诗人,散文家,思想随笔作家,田野考察者。崇尚独立言路,喜欢特立独行者。人民文学奖、中国西部文学奖、中国新闻奖副刊金奖、布老虎散文奖得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一个晚清提督的踪迹史》(2014,云南人民出版社)、《倒读与反写》(2013,东方出版社)、《爱与欲望》(2012,中国青年出版社)等文学、文化专著。散文、随笔、诗歌、评论入选上百部当代选集。曾任《青年作家》月刊主笔、主编,现供职《成都日报》报业集团。近年在江苏、山西、新疆、吉林、山东以及金沙讲坛、成都故事讲坛等举办过多次文化、学术讲座。



敏感的热书嗅觉,分享更多图书资讯:欢迎关注微信“东方文化观察”,同名豆瓣小站、微博、博客。


蒋蓝:一代大儒王闿运的宴游故事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