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祝勇:《十月围城》年代翁同龢与陈少白的一场密会   

2015-01-21 09:4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祝勇:《十月围城》年代翁同龢与陈少白的一场密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翁同龢上了车,又蜷缩在车厢里,昏昏欲睡。仆人牵着马车,在风中摇晃着,在帝国的版图上一路向南,过了黄河,又渡过长江到达南京。在南京馆驿,一张名片递到了客栈里,上写:


中国日报社 陈少白


翁同龢手里拿着名片把玩了半天,心里觉得要会会这个陈少白。陈少白是以中国日报社社长的身份,对翁同龢进行独家访谈。但翁同龢知道,陈少白是革命党。对此,翁同龢在宫殿中就有所耳闻,这些人到处办报、演讲、暗杀、起义,对他们那一套,翁同龢嗤之以鼻。

他们相约在夫子庙旁的楼外楼见面。翁同龢与陈少白,一个是帝国的老臣,一个是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的革命党,在风雨飘摇的岁月里,他们的会面,着实耐人寻味。

翁同龢在后来刊刻的日记里写,他们穿过了夫子庙的人流,在楼外楼的窗边相对而坐的时候,都在脑海里核对着彼此在想象中的样貌,翁同龢的老、陈少白的新,都让彼此心头一振,暗中叫好。陈少白说:

“对翁先生久仰,小辈今日不拘礼节,与先生对座而谈,还望先生谅恕。”

翁同龢一笑:

“老夫现在是草民一介,何必拘礼。”

酒菜上来的时候,窗外的夫子庙,正在晚霞中披上熟铜一样的秋光,无数的人影,在光中浮动。那瓶绍兴加饭酒烫熟的一刹,刚好漾过来,把突如其来的酒香弥散开。翁同龢轻舒鼻翼深吸了一口气,说:

“好久没有这样安心地饮酒了。不过,今日你约老夫见面,不会是仅仅来消闲解闷的吧。”

陈少白操着浓重的广东腔说:“先生在朝四十余载,为两代帝师,第二次鸦片战争至今,也快四十年了,这段时光,大清国几乎没有受到过外国的欺负,同光中兴,先生功莫大焉。如果没有甲午一战,北洋水师一败涂地,大清国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命悬一线。如今,变法已经失败,有人掉了脑袋,有人直上青云。不知先生,对国事有何见教?”

翁同龢说:“此次变法,确是仓促上阵,缺乏整体布局,眉毛胡子一把抓。但今日之中国,唯变法方能图存,这是世界大势,由不得我,由不得你,甚至由不得太后。别看太后杀了许多人,她将来如要想大清国不灭,她早晚自己要推行变法,而且比皇上、比康梁还要走得远,你不信你就等着瞧。如果她老人家活得够长,她一定能看到天下的变化。”

陈少白说:“国运败到这步田地,账的确不能都算到慈禧太后头上。不错,她昏庸、自私、专权、跋扈,所有专制者的特征,她一样不缺,但这是历史的宿命,中国的专制制度,必须塑造出这样一个专制者来,所以,必然会有一个太后,带着全体国民,在这样的历史谜局里迷失、坠落,甲午的悲剧、戊戌的悲剧,早就等在那里了,谁也躲不过去,而所谓的同光中兴,只不过是专制制度的一次回光返照而已。所以,国运如此,非太后一人之过,实制度之过也。什么叫制度之过?刚才说过了,太后昏庸、自私、专权、跋扈,根本不具备领导国家的能力,但国家在长达近四十年的时间里被她统治,如果不是她昏庸、自私、专权、跋扈,”由于激动,陈少白显得有些啰嗦,“我们的国家,有了洋务运动,有了我北洋水师,我们国家早就是亚洲强国了,这不是她的过错,是我们的过错,或者说,是制度的过错,唯有将此种制度连根拔去,种上新的制度种籽,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

没等他说完,翁同龢连忙摆手,说:“慢慢慢,你那个法子我知道,叫革命。法国革命史,老夫我是研究过的,但大清国不是英法,也不是日本,船小好调头,中国地大、历史久,百弊丛生,许多问题纠缠在一起,互相打架,就拿选举来说,一旦实行你们所说的民主共和,那么买票贿选,甚至为拉票而发生武装冲突,都可能发生。你们的办法,太简单了。君主制在我国已根深蒂固,大清国不能没有皇帝,大清国就算像美国那样选出了总统,也还是皇帝,只是换个名字而已。西洋的制度可以借鉴,立宪可也,选举可也,但不能罔顾自己的国情,否则不顾条件地实行民主共和,只能使矛盾尖锐的政治分歧公开化,不仅不能使民众团结在君主与国家之下,反面会导致国家的分崩离析,政民两乱。大清国好比一个重症病人,你的主张,是必须进行大手术,切除病灶,否则病人就没有生存的可能,而我则认为病人已经生命垂危,任何大手术只能加速他的死亡,只能有计划地实行小手术。那些反对维新的人,是连手术都不让动,而你们这些革命党,则是不问青红皂白,要伤筋动骨。到时候进一步退两步,倒不如一步一步稳步前进,因为你们带来的是暴力的反复,而非实质的进步。君不知治大国如烹小鲜,我们的国家太虚弱了,你们这样折腾,西方列强趁虚而入,我中华民族将真正进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陈少白说:“如果说亡国,亡的也只是清国,而我中华民族,必将浴火重生。”

翁同龢说:“好,老夫不与你争,反正你比我活得长,等老夫死后,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只是,有朝一日你们得了天下,别将老夫掘坟扬尸,就心满意足了。”

陈少白略微一笑,给翁同龢斟满一杯酒,说:“实不相瞒,此次请老先生来,是有一事相求。”

“何事?”

陈少白压低嗓音:“老先生久在朝中,树大根深,南方各省州府,许多官员皆是先生旧部。变法既已失败,先生亦被太后罢黜,险些丢了性命,为国家计,在下恳请老先生振臂一呼,呼吁南方各省独立。”

翁同龢听到此,像被火星烫了一下,霍地站起来,意味深长地说:

“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敢问也!”

翁同龢的脸从此阴沉下来,再也没有晴朗起来。陈少白一时无语。两人陷入一种无言的尴尬。

良久,翁同龢起身告辞,陈少白一直送到街上,道了一声“先生保重”,拱手作别,翁同龢苍老的身体,就消失在凝重的夜色中。

看到这里,我阖上那本散着油墨芳香的《翁文恭公日记》,心里说:

“这位翁老师傅,对朝廷还是忠心的。”

敏感的热书嗅觉,分享更多图书资讯:欢迎关注微信“东方文化观察”,同名豆瓣小站、微博、博客。

祝勇:《十月围城》年代翁同龢与陈少白的一场密会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