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王小鲁:《小时代》激起了观众和影评人严肃的道德观   

2014-10-28 17:3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小鲁:《小时代》激起了观众和影评人严肃的道德观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当下的电影“黄金时期”来自于一场“保卫电影院”的运动。想想十年前电影院纷纷倒闭变为商场,想想在网络媒体巨大威力的压迫下,这个运动的开展卓有成效。某种程度上它是体现了官方和民间共识的电影运动。它的上层策略和早期好莱坞类似,就是把电影院本身变成富有魅力的地方。这场运动包含了诸多正面价值,比如它在院线电影领域里体现了一定程度的管理宽松。 

 

 

但是它无意间造成了中国独立电影的损失。市场的伟大吸引力把一切都吸纳进去。近三年独立剧情片(非龙标电影)数量和质量在降低,重要的不是独立电影的损失,而是独立电影所代表的价值的损失。独立电影的再现和承担记忆的功能,仍是促进中国社会自我理解的重要资源,今天的电影院运动已经让我们加倍地遗忘中国从1990年开始的独立电影运动。

 

“在电影院里,我不想思考、推理和担忧,我只想感受。”这种好莱坞理想观众的诉求在《开罗紫玫瑰》和《苏利文游记》里都有幽默的展现。今天的观众也逐渐进入了这样的观赏氛围。电影的记忆功能和社会再现功能不再重要,中国电影百年的发展,其实直到今天才开始真正重视造梦的功能,这值得庆贺。但就中国当下电影文化格局而言,注意力的分配已经失去平衡。

 

“电影政治”如何应对这一格局呢?我们不能以严厉的道德观来评价娱乐片,不同的电影诉求激发不同的批评意见,对《小时代》和《二十四城记》有不同的评价尺度。《小时代》之后,人们习惯于说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这里面隐含着一种贬低的意识。这让笔者回想起中国电影的陈昊苏时代,当时以经济效益和制片厂的生计为名拓宽了电影的表达空间,娱乐片日渐盛行。自由主义者的“商业之善”法则在中国电影格局里得以落实。今天我们面临着类似的局面,与美国电影的市场决斗意识正使中国电影的表达空间得到局部改善。而同样类似的情况是87年前后娱乐片的道德问题成为保守力量反扑的措辞。  《小时代》激起了观众和影评人严肃的道德观,这之后主导媒体曾经介入。我们应该以史为鉴,警惕公权力以道德之名更深地干预电影表述。只有在这一价值前提之下,我们才能批评《小时代》。

 

电影批评家不仅仅去鼓吹自己的趣味,他应该有能力描述事实,对电影文本和社会互动的脉络拥有洞察力。电影政治首先存在于对事实的追寻里。

 

以《小时代》为标志,中国电影评价系统的多元化或混乱被加倍显现出来。各种力量越来越难以达成共识。微信等新媒介促成了日常生活的充分交流,这促进了新词汇的创造速度。当一部电影成为中国人日常交流的公共词汇,那么观赏就不仅关乎电影品格,而是对这个公共词汇的学习。因为你若不掌握这个词汇,你在办公室午餐时间的交流中就会被边缘化。这一切影响了中国的观影机制。

 

被认为粗劣的电影动辄票房数亿,人们开始迷惘了。被网络加强的后现代主义在文化评价方面要求取消一切尺度的权威,无权威的世界最终走向了市场主义,也就是票房的绝对权威。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产业研究成为电影学术的显学,如今它走向巅峰。人们去影院看票房最高的电影。票房是大众的投票,是另外一个“自发”形成的评价体系。票房权威伴随的是中国电影文化的民粹主义,专业影评人的评价深受其影响。当此时,我反对将票房作为评价体系中的至尊。

 

新媒体社交网络制造了大量话语,覆盖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品味的较量”是当下电影政治最重要的外观。我曾和朋友因为对某部电影的判断不一致而疏远,我们争论到底谁才是恶趣味的拥有者。当然“品味的较量”是不纯粹的,它经常不是美学内部的问题,而可能是一个阶级的问题。我们在为自己的电影判断辩护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维护我们的性趣味,维护自己的童年和个人经验的优先权,维护自己的智商和理解力甚至身体状况,维护自己的政治立场和经济利益,它也包括维护自己作为某特定年龄阶段的人的优越感——你是60后还是80后?这正是电影政治的具体形式。

 

过去我们曾以阶级撕裂社会,如今则乐于以年龄划分等级。当我们批评《小时代》的时候,会受到年龄方面的质疑。向年轻献媚是当下的电影环境的另外一个特征,它的合法性来自于年轻人是票房的主要来源。向他们看齐就是向金钱靠近。受此潜在影响的评论家往往是将批评视角置换为投资人视角,而这又因为大批影评者都准备向产业中的策划人转向,所以在评价的时候考虑了太多销售环节的事情。这种身份的不纯粹导致了专业尺度的撤退,也暗地里为市场在影评环节里的权威性加权。而市场的计算已经包含了政治风险的计算,这个计算里包含了意识形态的植入。

 

“电影政治”包括影评人的政治。电影制造者、管理者、观众和评论家一起塑造了中国电影的文化环境。当电影更多地介入公共话语,影评人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地位无形中被加强了。这个加强客观上也依赖《小时代》们的存在。《小时代》和《后会无期》所开启的无限话题,为我们搭建了一个公共讨论的巨大空间。我们应该充分利用这个空间,那是参与电影政治的机会,也是参与社会塑造的机会。

 

更多内容尽在王小鲁新作《电影政治》中国20年电影史最本真的文化评价与见证,深入中国独立电影人思想的灵魂之作)

 

欢迎关注微信东方文化观察”,同名豆瓣小站、微博、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