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张炜:西方艺术来自解剖学  

2013-10-22 14:5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又可:《你在高原和当代所有长篇小说的质地不一样读的过程有点冒险完全不一样没有一种确切的时间感究竟是什么时间

张炜:里面一些事件是当代的,还有一些是哪个时代发生的事情,看起来也很清楚,但要是经历者才知道。比如说里面写了大量的“橡树路”里的事件,那些20 世纪80 年代出生的人还不记事,他们对“严打”怎么会知道。那时是相当紧张的,风声鹤。很多我们熟悉的人都受牵连了,很多生活很优越的子弟都被枪毙了,杀掉了,比如一些大人物的亲属。那是很特殊的时期。社会变得这么快,如果用那个苛刻的标准来要求现在,得杀多少人……

朱又可没多少人能活

张炜:杀了很多的人。那时晚上一块儿跳舞都不行。稍稍随意的两性关系,那绝对不行。而今在不少人那里,简直是以淫为荣以娼为傲。作为社会伦理标准在短短的时间里变化成这样,这怎么让人消受?《你在高原·橡树路》中写了这个事件,经历了这段历史的人都清楚,里面一点没有夸大的描述。夸大之后就会混乱,作者没法写,没法有力地推进自己的故事。对于经历这些事件的人来说是清晰的,没有经历的,也并不妨碍理解,因为都是人性的故事。未来上百年之后,假使还有人读这本书,有些东西即可以忽略不计了,但人性的光明和幽暗,他们不会忽略的。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好像只是一闪,那段历史就过去了。

朱又可你的作品中没有地点和名称也没有时间标注

张炜:那些不重要。它对读者来说不重要,对文学的思想性、艺术性都不重要。如果他们想找到纪实文字来印证当年的事件,那也很容易。

朱又可你把时间模糊掉了

张炜:明确的时间与现实地点都没有,但是文学和人性的坐标都要极其准确。文学地点和现实地点不能画等号。文学的时间和现实的时间也不可以画等号,后者只是构成了个人创作想象的一个基础。有经验的读者就像好的酒徒,不需要从酒里面打捞粮食颗粒,只需深深品味。我们有一部分读者的阅读习惯是,喝酒还要从里面扒拉出玉米来,因为这是玉米造成的酒——这个是不必要的。这瓶酒封存到未来,比如让未来的读者饮用,他会品尝这个酒的口感,享受酒的醇厚——顺便告诉你这是粮食酒还是葡萄酒,那也很好,他可以想象。但是他绝对不会从这种酒里面去打捞葡萄皮、粮食颗粒等,不会的。我们阅读文学作品最高的享受和需要是什么?是像品酒一样获取那种难言的美妙。可惜还有相当多的人专门要从白酒里打捞粮食颗粒,从葡萄酒里打捞葡萄皮,并以此为己任。

朱又可你专门有意模糊掉的是19801990 这样的时间也没有出现严打这个词

张炜:“文革”这个词也很少出现。这些政治意味、社会意味、现实意味特别强的符号,更多地属于纪实文学,或纪实文学风格的虚构作品。诗性写作保持文学的纯粹度或者某一种理想的需要,有时就省略了这些显著的符号。像“北京”、“上海”这种字眼,也几乎没有出现过。好像唯一出现的地名就是“青岛”,“济南”也很少出现。一些很小的地方名称反而出现过,如“北马”——它只是龙口西部的一个镇子。

朱又可有的西方的作品他们写的历史大事件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什么地方有时是非常确切的

张炜:西方艺术不是写意的,他们来自逻辑实证主义,来自解剖学。即便是很诗性的作品,也常常强化它的纪实色彩,与强烈的虚构想象形成反拨。我如果说也做了一点这样的尝试的话,那只是在山川、地质风貌、河流、植物、动物方面细细记录了,让它们的具体性、真实性和整个虚构产生反拨。而在社会层面的具体记录方面,则要小心得多。有些东西具有特殊的烟火气,跟某种文学向度发生冲突,对接起来有一点点矛盾和折损,这就让我躲开了。回头打量我的所有作品,极少出现像“文革”、“大跃进”,还有一些现实城市的名字——它们在历史的长河里,百年或者更长时间以后,这些字眼要读懂就要查字典。但是山川大地上的动植物,还有人的行为、心理状态,大家永远都会明白,那是永恒的。我们这一代人觉得“大跃进”是很大的历史事件,对未来的年轻人却需要好好解释,要放一些注解在旁边。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写一段动人的爱情,它发生在“文革”里面——“文革”是那么大的事件,但是未来阅读者重视的,是那个环境里的爱情,而不是“文革”。他关注的是动人的爱情故事。“文革”是另一回事,是专门搞历史学的人要研究的,他要调查“文革”。至于说任何的爱情故事、任何事情都是在特定的社会环境里才能发生的,那么我们就把特定的环境写清楚——如果有很强的描述能力,就不需要强调“文革”这两个字,而是要写出它的内质。“文革”也是形形色色的、各种各样的,有一万个角落和事件。“文革”只是一个概念,不能统一所有的特定环境。上海那么大,北京也很大,大到可以视而不见了。我们看见的只有具体的故事和人性。
 

(本文摘自《行者的迷宫》,东方出版社,作者:张炜,朱又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东方图书推荐榜-文艺综合类

1、《太平间里的恶魔》(国内首部由医生创作的“医学悬疑小说”。缘何成为媒体宠儿?如何一夜登上各大排行榜榜首?如何度成为百度热搜榜冠军?挑战你的理性极限!)

2、《民国的忧伤》(民国的宪政探索是当下民主实践的一面镜子,见证民国历史彻底的重构!)

3、《行者的迷宫》(一个作家和一个时代的精神史——文学巨匠张炜与南周资深记者朱又可的思想碰撞!)

4、《李雷和韩梅梅——梦想永不散场》(时间虽流走,青春不散场!友情还在、回忆还在、梦想还在,80后集体青春回忆——英语课本里的小暧昧!)

5、《盛世的疼痛》(谁敢说自己对一个历史人物百分之百了解?谁说我们几十年读下来的历史课本是百分之百正确?中国历史中产生的蝴蝶效应!)

————————————————————————————

   敬请关注“东方文化观察”其他博客、微博及微信公众平台!


曹文轩:写作是修炼人性 - 东方文化观察 - 东方文化观察官方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